1个月前 (10-21)  玄幻文学 |   抢沙发  0 
文章评分 0 次,平均分 0.0

这是我珍藏的一枚硬币,面值为5分钱,诞生于1982年。

现在它静静地躺在我的手心,温温的,轻得像一片羽毛,似乎一阵风就可以把它掀落到地上。它背面的国徽已经磨损了,凹凸不平的纹理间,细细看上去,还潜伏着若有若无的污渍,好像在默默诉说着自己的身世。每一次看到它,我的思绪就飘回了孩提时代。

我出生于上世纪70年代的豫北农村,我的童年赶上了物质极为贫乏的年代。当时那种饥肠辘辘、口袋空空的感觉现在还记忆犹新。

当时家里七口人,有长年卧病在床的祖母和我们姐弟四个。尽管父亲和母亲风里雨里拼死拼活地干,但家里的财政永远都保持着赤字。父母心疼钱,恨不得把一分钱掰成八瓣花。因此,我们姐弟几个口袋里能装上几枚硬币就算是相当奢侈了。这种情况不是没有,是极少罢了。一是春节,只有在这个时候我们才能像富裕人家的孩子一样脸上写满尊严,这也算是一种虚荣;二是当学习成绩得到父母的充分肯定后,父母也会奖赏给我们一枚硬币。

记得在上小学三年级时,在一次数学竞赛中,我得了全年级第一名。母亲高兴得不得了,平时灰白的脸上也泛起了一层油光,她破天荒地从柜子里摸出了一枚硬币,一边拉过我的小手,把它放在了我的掌心,一边嘱咐我到供销社买点爱吃的东西。

我攥着这枚硬币,一步三跳地向供销社奔去。一路上,一种从未有过的惬意和舒畅涌上心头。不料,在过一座石桥时,被石头绊了一下,我一个趔趄,膝盖重重地磕在了桥沿上。顿时,鲜血从裤管里渗了出来,更为不幸的是,那枚硬币也飞了出去,我眼睁睁地看着它从桥边消失了。

当我一瘸一拐地回到家里时,没等我开口,泪水不自觉地流了下来。母亲仿佛明白了一切。她卷起我的裤管,简单包扎后,便折回里屋,又从柜子里拿出了一枚硬币,塞进我的手心里。那时,我的手心一片温热,仿佛是母亲的体温。

那枚硬币,我始终没有花出去,一直保留至今。如今,母亲已离开人世很多年了,我们姐弟几个的生活也越来越好。我想,如果母亲还在世的话,正是安享晚年的时候。

 

除特别注明外,本站所有文章均为步步文学社原创,转载请注明出处来自https://www.buggycn.com/1351.html

关于

发表评论

表情 格式

暂无评论

登录

忘记密码 ?

切换登录

注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