3周前 (07-04)  现代诗歌 |   抢沙发  0 
文章评分 0 次,平均分 0.0

似乎最近一直处于不断的挑战状态,大暴雨天,夜车,疲劳驾驶。老公担心我晚上眼睛不好夜里开车不安全执意陪同,而我却等不到他下班。

夜里到来,天没亮出发,却被一场突如其来昏天黑地的大雨滞留。

感觉多了很多突发奇想。只是因为一不留神走错了一个口子,便突发奇想生出了在某座城市瞎逛的想法。哦,曾对它多么熟悉。

一路瞎转,漫无目的的转弯,从三环到2.5环,我路过了金沙遗址,绕过了西财,穿过无数条曾经熟悉的小巷径直来到二环。它曾是那样的拥堵不堪,而今,也成了我不认识的样子。

沿着二环,经过成温立交,西二段,别进一二环之间的小巷。七点,天刚蒙蒙亮,大多数人还在酣睡,飘着蒙蒙雨,路上除了出租车和公交车其他的并不多见。对这座城市,我鲜有七点以前的记忆。

兴许是太早了的缘故,双楠小学还没有朗朗书声,广福桥还被浓密的树枝笼罩,武侯祠还在大门紧闭……

于这些而言,我只是个过客。

疲惫,心神不宁,焦躁,明显感觉自己违章了。

早高峰来临,大雨来临。我讨厌的雨天。拥堵,模糊,浮躁。水泄不通里,哭着给老公打电话,他安慰道,只要你没出事就好。我没有告诉他,其实并不是因为觉得违了章。多日来的倍感压抑,大雨终于冲破了心理防线。

数年前,我曾乘坐拥挤的公交车或者是徒步,莽撞地穿梭于这座城市的大街小巷,当年的我,什么都没有,只有满腔的坚毅和勇气,即使看不见未来,也单纯的相信着很多事情只要付出了就会有收获不管多累多苦只要坚持了就会迎来曙光。而今,我开着自己的车,行驶在曾经自己用脚步丈量过的地方,仿佛看见了当年的自己,或春光明媚,或寒风许许,或坦途,或泥泞,又该是一种什么样的心境?如今我什么都有了,却早已物是人非。有时候回想,我甚至不敢相信,年少的自己,是如何能够坚持不停的奔波往返于两个相隔千里的城市,总共数百个小时在火车上处于静坐状态,是如何能在这数百个枯燥乏味的时间里默默度过的,那么多日夜的艰苦卓绝是怎么样坚持下来的。大概,如今的动不动腰疼,动不动肩背痛,正是那几年静坐状态的产物。

有些事,再回想起来,自己都说不清道不明到底是哪里来的勇气。

任你年少时再多情,最终也逃不过多情反被无情恼的命运。

有一句话叫,认真你就输了。即使时间已冲淡了一个人在你心里的模样,但有些事,终归还是做不到原谅。

三年零八个月之前,大学毕业前夕,我来到大成都流浪,机缘巧合之下和老王第一次会面。他说相信一见钟情,但我只是一块寒冰。在那之前的一年里,我曾自暴自弃暴饮暴食经历了暴瘦后又爆肥的过程,体重一度增至104。他却对一个高冷的胖姑娘一见钟情。

后来老公曾问我,一开始我并没有爱上他,为什么还会和他在一起。

我没有告诉他,他很像一个人。

说话的语气像,不经意的小动作像,爱好的东西像,某些坏习惯像,手心的温度像,连亲吻的感觉,都像……就连他看我的眼神里,也满是暖意。

没有办法抵抗似曾相识的感觉。

也许是歉意作祟,也许是我太过纠结和烦恼。终于数月之后某个炎夏的早晨,当离别的感伤袭来,他成为了我的第一个男人。

我以为这是一条不归路。

但无可置疑的是,他却比那个人更爱我,更舍得付出,更愿意牺牲,不会在意我有没有长发,是不是善解人意,即使那时我已脾气异常古怪。他会在我偶然得知某渣男消息出走时大半夜穿着拖鞋翻遍半个成都找我,会每天下班第一件事买好菜为我煮好饭,会在外面我古怪脾气上来时放下自尊任我数落,会上完夜班连屋都不回就买张火车票穿过千里去看我……我还记得生病难受时他说“难受就哭吧,别忍着”……他会尊重我的爱好和意愿,他也会希望并且鼓励我什么都去学, 并且我学了什么他也会去学会,除了教书。他不会拐弯抹角,却也不会用很高级的直白语言表达感情,所有的都习惯用“做”来表现。

发现,他就是他。

即使是一块坚冰,也被捂化了。

即便是,我的性格已变得易怒且狂躁,不轻易付出,也不会再去在乎别人的感受,习惯万事不求人,习惯什么都靠自己。

我并没有按照他的意愿留在成都,而去了别的城市,未经他同意在这个城市买了房,哪怕这使我和父母债台高筑,厌倦了颠沛流离奔波劳累的日子,只想安定。

直到他最后为我放弃了工作,只身来到我所在的城市,我才彻底放下戒备。

这一次,终于换我不用一直在路上,终于换我不用再为别人牺牲。

我一直笃信有本事任性的人也会有本事坚强。

直到一年零四个月以前,我独自一人筹划组织装修新房,我人生的第一套房,告别学生时代后的第一个家,所以我比所有人都上心,每一个过程每一个细节都精心参与,生怕一不小心就不是自己想要的样子了。

两个半月后,新房装修完毕,我们的第一个孩子却流产了,我在死亡的边界上挣扎后,回来却只剩下了我一个。

也许是这一段痛掩盖了多年以前情伤的痛,我的世界几乎完全崩塌。

我为此一蹶不振,身体状况更是每况愈下,他却向我求婚了,成为了我的丈夫。

也许是因为歉意和内疚,他为了家更是在职场上豁出命一样的拼,回家对我更是百依百顺,除了过分的袒护自己的母亲,协调不好婆媳之间的关系外,几乎没有什么可以挑剔。只是,我早已没了从前的锋芒。一心只想上好班,多增加几个升学率。

当我行驶在曾经熟悉的热土上,好多年,对我来说犹如经过几个世纪般的漫长。

以为释怀,但多年前已发生的事实残酷。等了四年一直想要的解释始终没来。错在我看到的东西太多,知道的东西太多,便轻易地挑起了已死去的执念。

我一直厌憎别人那样的人,也以为从此之后不会再遇到第二个Txw。但数年之后,我发现自己也变得猜忌、小心、多疑、毒舌、心胸不够开阔。最终,我变成了我所讨厌的那个人的样子。

我以为应该难以和我记忆里的那座城市发生什么联系了。直到后来我有了自己的车,这个想法终于破碎。我反而在那里的时间更多了,尤其是从前的那些土地,不经意的某个碎片,每一次都会勾起过往的所有,迫使我的精神、思想和身体不在同一个高度。每在一次,都会从头到脚经历一次彻底的冲刷。

似乎转了一圈又回到了原点。因怨恨而起,却并没有因怨恨而终。

 

除特别注明外,本站所有文章均为步步文学社原创,转载请注明出处来自https://www.buggycn.com/158.html

关于

发表评论

表情 格式

暂无评论

登录

忘记密码 ?

切换登录

注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