3周前 (07-07)  生活记录 |   抢沙发  0 
文章评分 0 次,平均分 0.0

空灵的躯壳,在繁华落叶的喧嚣中,尘埃落定。

—题记

我们是否注意过,在某个燥热难耐的午后,在幽谧的丛林深处,那匍匐在树干上的空灵蝉壳。我曾在脑海中尝试着构思这样的画面,该是怎样的寂静无言,该是怎样的灵府无感,就这样在生意盎然的夏日午后,作着格格不入的无言懒散,于幻化的自然流动中享受着沉默。心若止水的姿态,于我却是可想而不可触的奢求,能在脑海中作羡慕的旁观者,在我看来也是幸福的满足。

那孤独的躯壳,本为蝉褪去肉体的空壳,而灵魂去往何处,我也不得而知,正如自己在无数次的自省中迫切欲抛弃肉体而与心灵自由结伴畅游一般,肉体是永远无法比及的,它只是承载这伟大灵府的盔甲,而在潺潺流水或斜阳映辉下与那蝉的灵间偶逢,于我亦是幸福的邂逅。或许只在自己心灵最沉静之时,才能摆脱躯壳,让另一个自己自在飞翔去,钢铁森林早已无情地限制住了肉体,只盼远飞的心灵能够舒惬的小憩,人只有放下所有包袱,重回自然之时,囚禁心灵的牢笼才能得以开锁,巨大社会的运作却逼迫人们无法如是作出决定,只能在匆匆度过的时日中向麻木妥协,想来我也是自然的宠儿,心灵片刻的游荡也能得以它的包容,同那褪去蝉壳的悠蝉一般,在广袤的天地中自由嬉戏。

而那闲适的空蝉依旧雷打不动地静静存在着,羡煞旁人地享受沉默的一切,尽管已无法承载毅去的灵魂,但在无端寂静中享受一切,何不为有价值的存在?嗅着芬芳的花朵,听着涓涓的流水,看着日转星移,感受月华的沐浴,一切的一切,都是生命初行的目的,短暂的轨迹,描绘出最完美的弧形。生命从来不以它碌碌的长度显示美丽,遗世独立的存在着,瞬间也凝成永恒。

斜阳依旧在粼粼的湖面上散落金饰,我身披一袭蝉衣,在落叶随风的伴携中,安静的沉入湖底…

  
 

除特别注明外,本站所有文章均为步步文学社原创,转载请注明出处来自https://www.buggycn.com/195.html

关于

发表评论

表情 格式

暂无评论

登录

忘记密码 ?

切换登录

注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