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周前 (07-13)  玄幻文学 |   抢沙发  0 
文章评分 0 次,平均分 0.0

从小生活在内蒙古包头,可谓也是见过雪的人。但是像山东烟台栖霞这儿的雪这样,连续下三天的情况还是没见过。

南朝文学家刘义庆在《咏雪》中写道:谢太傅寒雪日内集,与儿女讲论文义。俄而雪骤,公欣然曰:“白雪纷纷何所似?”兄子胡儿曰:“撒盐空中差可拟。”兄女曰:“未若柳絮因风起。”

栖霞的雪,既可见“撒盐空中”的情状,亦有“柳絮因风起”的飘舞。从2020年12月开始,大雪就开始隔三差五降临人间。2021年元旦前,连续两天降雪,晚上下班从项目部往宿舍走的路上,纷纷扬扬的细碎雪粒如空中撒盐般地急落下来,经过路灯,哗哗地打在羽绒服上,戴着帽子都能听到雪敲打衣服的窸窸窣窣。

睡到半夜,被窗外呼啸的风声叫醒,室外洁白,映得室内也不那么暗了,真真是“一夜北风紧、开门尚雪飘”。

上班的路上就太“难”了。项目部和工地在宿舍西面位置。出了小区向右一拐,一路下去10分钟左右的步行路程。正好顶风,呼啦啦的风吹得马路中间隔栏上的小旗猎猎,帽子围巾全副武装,仅露的鼻子和小半拉脸却被风吹雪打得喘不过气,我们往往嘻笑感叹着“我太难了”转过身背着风倒走几步,然后再转过去迎接风雪。地上的雪,厚得快没过鞋面了。

风不大的时候,大片大片的雪花犹如飘舞的柳絮,悠悠然地飘落下来,“柳絮”漫天。见过栖霞的雪后才知道“空中撒盐差可拟”也好,“未若柳絮因风起”也罢,都是存在,各有各的自在。

我喜欢一夜风雪后,出门来一看,大地一片洁白,房顶屋檐、小桥、连廊、流水、尚绿的竹叶丛丛负雪的幽静,早起的谁家小狗,在小桥台阶上留下一串串小花蹄印。

上锁的卫生间

从洁白的雪世界,一下子跳跃到“卫生间”,或者再通俗点儿说“厕所”这个地方,貌似有些不伦不类。

但吃喝拉撒睡,人生五要素,缺一不可,你我皆不能免俗。看起来的件件小事,却件件关乎人的身体健康,有一个乱了,身体健康就会受到干扰。我们常说“身体是革命的本钱”,其他人生要义,均是在身体健康的前提条件下才显得更有意义。

连续几天阴天,外加风雪交加,栖霞的太阳始终不肯露出笑脸。一大早上班,忽然发现项目部食堂和厨房的水管被冻住了。男同事们冒着寒风冷雪跑到室外,沿着水管路线一路敲打、查找上冻点,最终发现是水管经过钻孔进入食堂的位置因为伴热带无法企及而结冰冻住了,经过处理,厨房和食堂的自来水又开始流动,解决了大家的吃饭、洗碗问题。

上午去卫生间时,发现门锁着。过一段时间再去,还是锁着。觉得有点不对劲,去问同事,被告知女卫生间洁具水箱结冰了,无法冲洗,暂不能使用。悄咪咪地溜到项目部工地对面的小饭店,借用了一下卫生间,解决人生五要素之一二。

下午同事又告知,卫生间可以使用了,冰已经化开了。心里挺高兴,要不是因为冻这一下子,还不知道不冻的可贵呢。再去卫生间,忽然发现卫生间门口点了个“小太阳”取暖器,看着这个“小太阳”在卫生间里哼哼叽叽地摇头晃脑,不禁失笑。

也只有我这样从未有过工地生活经验的人才能问出来,水管为什么不埋进地下做保温?同事说,栖霞这地方是丘陵山地,下面都是山石,挖不下去,根本没法埋,只能靠伴热带保温层保温。

工地生活,有苦有甜。经常看着一群八零后、九零后男同事们,文能方案图纸上显才华,武能厨房食堂里露身手,觉得很有趣。许多年以后,今天我所经历的工地生活,也许正是可以坐在摇椅上慢慢回忆的美好。

 

除特别注明外,本站所有文章均为步步文学社原创,转载请注明出处来自https://www.buggycn.com/213.html

关于

发表评论

表情 格式

暂无评论

登录

忘记密码 ?

切换登录

注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