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个月前 (07-25)  随笔日志 |   抢沙发  0 
文章评分 0 次,平均分 0.0

最近这些日子,住在村东头的姚二嘎总是紧锁眉头,显得有些心事重重。大家看到,郭家屯农家乐合作社理事长徐大志经常往他家跑,手里还总拎点儿东西,好像还有酒。徐大志算是郭家屯的能人,刚过而立之年的他利用山村秀美的自然风光,带头办起了农家乐,还成立了农家乐合作社,吸引了不少游客前来观光采摘。

在姚二嘎家,徐大志一口一个“二嘎叔”地叫着,亲得不得了。徐大志来得次数越多,姚二嘎好像越是愁闷。

姚二嘎没啥文化,念完小学三年级便去放羊了,这羊一放就是十年。他还爱给羊起名字,公羊都用各种树名,像杨树、柳树、槐树啥的;母羊都用各种花名,像芍药、刺梅、马兰啥的。这也让姚二嘎有了一个习惯,看见树就想知道叫啥名,看见花也想知道叫啥名。羊多了,实在没有新树名、新花名,就干脆叫二杨树、三杨树、二芍药、三芍药啥的。姚二嘎的羊群,俨然一个树的王国、花的世界,充满生机,充满活力。后来,姚二嘎不当羊倌儿了,他却一直留恋那段时光。

娶妻生子后,姚二嘎每天晚上喜欢喝二两,就二两,不多喝,也不少喝。就这二两,就足以让他兴奋起来。他常常端着小酒盅,唱几句《苏三起解》:苏三离了洪洞县,将身来在大街前……二两小酒下肚的姚二嘎,总会表现得令人欢喜。他放下酒盅,还要夸奖一番自己的媳妇,夸奖一番自己的孩子。他也因此有了个“姚二两”的雅称。有时,家里来了亲戚朋友,酒喝过点儿量,此时有什么事与他商量,一说一个成。他会美滋滋地说一个字:“中!”姚二嘎砌墙砌得好,村西头的武家盖房子求他帮三天工,他说“中”。结果,姚二嘎一直帮工,直到房子盖完。老支书看他为人诚实可靠,让他当治保主任,他说“中”,便卖命似的跟着老支书干。乡里搞农田水利建设,村党支部让他带队,他说“中”,一干就是半个月不回家……

但姚二嘎也有强硬地说“不中”的时候。该说“不中”的时候,他都能事先预料到。一旦觉得该说“不中”时,他就不会喝酒,而且一口都不喝。

姚二嘎常常念叨“丑妻近地家中宝”这句话。对于姚二嘎来说,谈不上什么“丑妻”。他的媳妇虽然比他大三岁,但丰润健壮,精明能干。而“近地”一词,在姚二嘎的心里确实有所指。

郭家屯村不算大,村西头能听到村东头的鸡打鸣,当然也不算小,三四百口人住着,也算人气旺盛。一条由西向东的村路贯穿整个村落,但这路却只有一个出口,路到了村东头却是一小块地,想出村子,只能通过西头一个出口。而村东隔着这一小块地不远就是省级公路。通途似乎近在咫尺,但被这块地拦住了。这块地在姚二嘎家门前,地也是他家的。正是姚二嘎嘴里常常念叨的“最近的宝贝”。任谁看一眼,都看得出,这地虽然不大,但是经过精心侍弄,地里种着花生、土豆、豆角等,还种了些药材,收成看来很不错。

前几年,为了连接村路与省道,村干部几次做姚二嘎的工作,想用村里的集中地置换他家门前的这一小块地。姚二嘎听了,脑袋摇得像拨浪鼓,嘴里把两个字“不中”变成了一大串:“不中不中,这个可不中!这么多年,不是一直这么走吗?还折腾啥啊?别白瞎地了。”于是,不管谁来做工作,姚二嘎就是不答应。

当村里人家纷纷办起农家乐,进村的车辆越来越多。车从村西头进,还得从村西头出,堵车也越来越严重。今年,从春天梨花盛开之时起,姚二嘎走在村路上便低着头默默不语。

进入夏季,郭家屯农家乐合作社理事长徐大志就开始往姚二嘎家里跑。每去一次,村里人都会听到姚二嘎唱的《苏三起解》和徐大志的掌声,村里人都是一头雾水。

一天,一台铲车一大早开到了姚二嘎家的门前,井然有序地挖起了他家地里盛开着的桔梗花,姚二嘎和他媳妇一起捡着白胖胖的桔梗根。一边捡,姚二嘎一边自言自语地说:“这地,真好!”

当天,这块地就被铲车轧成一条通往省道的路。

 

除特别注明外,本站所有文章均为步步文学社原创,转载请注明出处来自https://www.buggycn.com/252.html

关于

发表评论

表情 格式

暂无评论

登录

忘记密码 ?

切换登录

注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