无须提醒的自觉|撰稿:鞠志杰

无须提醒的自觉|撰稿:鞠志杰

随笔日志 4个月前 (06-30) 浏览: 0 评论: 0

我的几名同事常常采访写稿至深夜,第二天都是带着黑眼圈来上班。不做不行吗?不行,没有时间允许你拖沓!新闻每时每刻都在发生,不会因为记者休息了,它就停止。 如此不爽的职业还有很多,比如外科医生,可能正在家吃饭,一个电话打过来就得去做手术,因为病情不等人。还比如消防员,可能正在睡梦中,警情发生就得奔赴火场,因为火灾不等人…… 如果一项工作被时间绑架了,这工作就成了魔鬼,啮噬着

月是故乡圆,写作:避风草堂

月是故乡圆,写作:避风草堂

现代诗歌 4个月前 (06-30) 浏览: 0 评论: 0

每逢中秋时节! 内心都会涌起一种莫名的感伤,思绪总会把自己带回从前。 如同踏上了一叶返程的孤舟。 一样是绿叶枯萎的季节,一样是落叶随风飘零! 而在苍凉空旷中感受着落叶时节,秋的丝丝寒意! 内心却有着温暖渴望,归家的渴望。 群山环绕中,有着炊烟升起的村落,有着父母期盼的目光! 皓月当空是那样的明亮,月饼是那样的香甜! 身在在群山明月间感受着山风的清凉,内心却有着温馨的热感。 泥土房,木篱笆院,风中夹

阅读与梦想写稿人:王贝尔

阅读与梦想写稿人:王贝尔

美文精选 4个月前 (06-30) 浏览: 0 评论: 0

俗话说:“读万卷书,行万里路”。阅读一些书籍后,就相当于走过那些著名的建筑,欣赏了那里的美丽风景,了解了那里的风土人情。一说起书来,很多人都知道它的好处。书能带给我们知识,充实我们的大脑,我们待在家里,不用经过长途跋涉的旅行就能知道其他地方的风景。书籍如同一把钥匙,它能帮助我们开启心灵智慧之窗;书籍好比一架梯子,它能引导我们登上知识的殿堂。在我脑海的深处,是一片书的海洋。我

玩具“风波”:小编:张余燊乐

玩具“风波”:小编:张余燊乐

原创文章 4个月前 (06-30) 浏览: 1 评论: 0

暑假里,发生了一件我印象很深的事。 事情是这样的:在暑假作业班,一位名叫邢文的小男孩带了一个我早就很想要的玩具,这个玩具名叫“龙威”。我为了得到那个玩具,就和邢文展开了交易,我说:“邢文,你能不能把你的‘龙威’借给我玩几天好吗?”邢文说:“可以是可以,但是你必须用你的玩具和我交换。”我想了想说:&ldq

我曾拥有你,小编:大姜推不倒

我曾拥有你,小编:大姜推不倒

随笔日志 4个月前 (06-30) 浏览: 1 评论: 0

忘记是怎么结束,我却还记得怎么开始。 那时候,什么都不重要,只有眼中的彼此最重要。开始总是吵吵闹闹,从没想过分开这个字眼。努力的想证明在一起的快乐,一再透支,现在的我在想,或许那个时候,我们已经把所有激情都已殆尽,所以,最后的收场不那么好看。 我有点夜盲症,天气不好的晚上,就算戴着眼镜也看不清楚,只要你抓着我的手,哪怕是没有路灯的黑夜,我也敢向前踏去。还记得,第一次给你织围巾,还跟你约定好,每年冬

读懂母亲|作者:寒池

读懂母亲|作者:寒池

随笔日志 4个月前 (06-30) 浏览: 0 评论: 0

总想用一段文字,把内心深处的那种情感用颤抖的笔写下来,可心灵每次颤动的那刻,流逝的岁月已不再清晰的闪现,竭力回忆出的也只是些飘忽的影子罢了。 那时我还小,母亲经常在黄昏的时候,用一条黑油油的粗布把我背在她肩上,与夕阳作伴向村东面的那片田野进发。现在想起来,那时的我很沉重而且非常好动,两只小脚来回不停的乱蹬。母亲总是背着我走很长一段时间的路,才能来到茅草碧连天的田堤。 母亲的动作很快,她手中的镰像一

乌镇之夜,写作人:赵春华

乌镇之夜,写作人:赵春华

美文精选 4个月前 (06-30) 浏览: 0 评论: 0

细细的雨,潜入了乌镇的白天,悄无声息。 游人如鱼,在伞下游,彩色的伞,如彩色的蘑菇盛开。 迷离,迷茫,如夜。太阳在夜的尽头升起来了,把七彩光涂上绿树浓荫下的弯弯石拱桥,晾在高高的木架子上的蓝印花布上,铺满爬山虎那斑驳的墙面、鸟巢般的大剧院、油纸伞店、老木头酒吧…… 市河里灯的倒影被乌篷船摇荡起满眼金灿灿的涟漪! 那些寻美的相机与手机睁着眼,一闪一闪,明亮了乌镇之夜。 古

诗与画;编辑:轻语幽谈[文集</a>]

诗与画;编辑:轻语幽谈[文集]

玄幻文学 4个月前 (06-30) 浏览: 0 评论: 0

习惯面对一片洁白的人 都能画出一颗童心吧 沿着那片白走远 才知道 除去线条的才是画 文字表达不尽的部分 才是诗 或许在哪片白上 我任何的 转身 停留 奔跑 都不是为了留下什么 更像是为了抹去 不经意间 才形成了文字与线条 我开始有些明白 写诗与画画 或许都不是为了 在灿烂中走远 而是沿着那片洁白 全身而退

夜,从孩子的孤独开始;来源:戴高山

夜,从孩子的孤独开始;来源:戴高山

生活记录 4个月前 (06-30) 浏览: 1 评论: 0

那天晚上,一个小男孩敲开我的门,把我吓了一跳。我问,谁家的孩子?干吗? 他怯怯指向走廊对面的房间,说:“那间,我爸妈每天晚上十二点才下班。现在还早,我一个人睡不着,过来和你说说话!” 多久以来,我没有注意出租屋走廊的对面有一个小男孩,也没特别留意那里租住的一对小夫妻。他们每天何时出门,何时回家,几乎与我无关。当然,对他们来说,我也是如此。我白天上班,晚上把自己关在房间里,不

自己的郁闷自己排|网友:莽莽大草原

自己的郁闷自己排|网友:莽莽大草原

现代诗歌 4个月前 (06-30) 浏览: 1 评论: 0

前几天总有一股小心思萦绕心头,有一点或浓或淡的郁闷,有一点或轻或重的失落,有一点或多或少的不舍,还有一点不轻不重的烦躁。 自己的事情自己当然知道是因为什么,那是,决定离开办公室告别办公桌的时候来了。 办公室,办公桌,这个以办公家事而特有的名词将从此和我再也没有关系了!虽然这些年一直煞有介事坐在办公桌前,其实,真正的实际情况早已不是曾经的那些年了…正因为如此,一直以来我以为,到了这天我

登录

忘记密码 ?

切换登录

注册